青州一矿改制难40吨炸药监管存忧

财经调研网   陈明明   2018-04-29 22:04

  日前,《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接到来自山东青州一石料公司情况反映,称:该公司在投资经营矿山业务期间,遭遇违法分包商干扰企业正常生产,采矿所有权被侵占。而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不作为,导致40吨平山炸药失去监管。

  这份情况反映是否属实?事情是否像陈述的那样严峻?为探求真相,本社特派记者前往实地进行调查采访。

  股权转让

  这份情况反映,出自青州市晨光石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明光之手,面对《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他长叹了一口气,讲述了他的遭遇。

  

青州一矿改制难40吨炸药监管存忧

  (王明光与北金集团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书》)

  2010年,王明光买下了青州市政府位于邵庄镇文登村簸箕峪东山的石灰石矿。当时他出资买地和设备大约花了2000多万,但没过多久即被收回。原因是“青州市政府会议决定改走招拍挂的形式出让矿山”。

  2011年,王明光以晨光公司名义再次拍下簸箕峪东山的石灰石矿采矿权,标的价格为6111万元。拍下之后,由于资金不足,王明光与山东北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金集团”)王德洋商定,两家公司共同开发该矿山。晨光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2日,公司设立时股东为王德东(北金集团股东、代表)、王明光二人,法定代表人为王德东,公司经营范围是建筑石料用灰岩露天开采,石料销售。据王明光介绍,晨光公司与北金集团的合作条件是,北金集团出资给晨光公司 1830万元,占股60%;晨光公司以簸箕峪石灰石矿采矿权占股40%。合作伊始,北金集团给付晨光公司1300万,余下的530万元却迟迟没有兑现。

  2012年,一切运营步入正常,晨光公司在矿山共设有5条生产线,所有生产设备均为王明光先前投资。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让合作双方日后产生分歧的事情。据王明光讲,晨光公司当时的实际管理人为北金集团委派的股东王某,而王明光并不参与实际管理。在王明光不知情的情况下,王某擅自变卖了晨光公司其中的4条生产线设备。之后,王某将这4条生产线分包给另外四名自然人运营。

  直到2016年3月,王明光都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分红,而北金集团则表示效益不佳。看着生产线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不停运转,拉砖石的大卡车进进出出,却没有产生效益,这让王明光感到困惑。

  据王明光介绍,“石灰石矿不挣钱是没有道理的!后来经过我的了解,北金集团设在晨光公司的管理人员在生产运营的过程中管理混乱,胡作非为,中饱私囊,这是不挣钱的主因。我相信当时的北金集团王德洋也被蒙在鼓里。”  更为蹊跷的是,2016年3月,王明光要求查看晨光公司簸箕峪矿山的财务账目,遭到了王某等人的拒绝。“我作为晨光公司的股东,连自己公司的账目都不能查看,这种合作让我很气愤!于是我开始索要北金集团合作伊始欠下的我的余款530万元,没想到当时的北金集团因经营不善,已经给付不起我了。”王明光表示。

  3月17日,王明光以13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北金集团在晨光公司60%的股份,晨光公司变更为自然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王明光为公司唯一股东,法定代表人。

  公司改制引祸端

  王明光全权接管晨光公司的管理工作后,随之而来的复杂局面令他始料未及。

  晨光公司一共有5个分厂(5条生产线),让王明光没有想到的是,除了一厂处于公司统一管理之外,其余四个分厂均为独立生产,独立财务。经王明光深入了解,这四个分厂均为四名自然人承包,而且均未取得非煤矿山安全生产许可证和施工资质。他们的承包合同均为“口头协议”,甚至有一名自然人还自称签署过纸质《承包协议》。当王明光要求查看承包协议时,“分包商”们却提供不出来,这让王明光感到一丝不妙。

  就在王明光刚刚出任晨光公司法人不久,2016年3月21日,晨光公司接到了《青州市安监局责令晨光公司进行停产整顿通知书》,理由为存在安全生产隐患。随后,晨光公司向青州市安监局提交了《关于取消五个分厂、加强安全管理的申请》。5月5日,青州市安监局下发了《关于同意青州市晨光石料有限公司取消五个分厂、加强安全管理的意见书》。5月8日,晨光公司根据监管部门要求和相关法律规定,启动了公司改制程序,并下发了《晨光公司字(2016)3号关于取消五个分厂、加强安全管理的通知》。

  

青州一矿改制难40吨炸药监管存忧

  (青州市安监局下发的《关于同意晨光公司取消五个分厂、加强安全管理的意见》)

本文为财经调研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Lczb.Net)。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陈明明 关键词: 炸药监管,矿改,青州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炸药监管,矿改,青州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