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自述:我在婚礼那天被轮奸

她立刻赶过来。但是我用了好长时间才爬到家门让她进来,我一时昏迷、一时清醒,看到一群人进来,尖叫。我又昏了过去。

图片版权 TERRY GOBANGA
Image caption 2005年7月,特莉和哈利结婚

虽然媒体的纠缠让我很生气,但是,有一人读了我的故事后问我可不可以联系。她叫Vip Ogolla,也曾被强奸。后来她告诉我,她和她的朋友想给我办一场免费婚礼,她说,"放开些,想要什么尽管说。"

车开了。他们用布塞住我的嘴,我连踢带踹、想尖声大叫。总算把堵在我嘴里的布吐了出来,我喊到,"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就在这时,我遭到第一拳重击……其中一名男子说,"不配合,你死定了。"

几小时后,他们摘下(教堂里的)装饰物,给下一场做准备,哈利在旁边的小屋等消息。听说我的下落后,父母、哈利等人立刻赶来,哈利还带着我的婚纱。媒体也听到了风声,派来记者。

人们以为我被诅咒了,他们不让孩子靠近我,"她头上有不祥之兆。"曾经一段时间,我自己甚至也相信了。还有人指责我害死了哈利,这真是给我流血的心上又捅了一刀。我彻底崩溃了,觉得上帝抛弃了我,觉得所有的人都背叛了我,我简直不能相信别人还会笑、还会出去玩、过正常生活。

他们轮流强奸我。我感觉自己肯定要死了,但我还在挣扎。其中一个男子把我嘴里的布拿出来时,我使劲咬了他的阴茎。他痛到大叫。这时,另一个男子拿刀捅了我肚子,他们打开车门把我扔出去。

我告诉所有的人,我永远不会再结婚了。上帝带走了我丈夫,想想可能会再次经历这样的痛苦,我无法忍受。我不希望任何人有这样的遭遇。痛苦,刻骨铭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诸圣大教堂历史悠久

警察来了,但是谁也摸不到我的脉,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用毯子把我包好,准备送去太平间。路上,我被憋到咳嗽。警察说,"啊?她还活着?"他们立刻掉转车头,把我送去肯尼亚最大的公立医院。

我很兴奋,选择了一款不同的蛋糕,比上次那个贵很多。这次我没有租婚纱,而是买了一件,完全属于我自己。2005年7月,第一场婚礼之后七个月,我和哈利结婚,出去度蜜月。

婚礼前夜,我突然发现哈利几件衣服和领结在我这里—婚礼上他需要这个领结。当晚,一位和我在一起的女友说,她转天一大早送过去。

警察一直没有抓住那些强奸犯。我去了一次又一次的辨认,但我认不出来。每一次我都很痛苦,我无法恢复,就好像走一步退两步。最后我去警察局说,"我受够了,到此为止吧。"

距离我第一次婚礼过去三年了,我很害怕。当我们换婚誓时,我心想,"神,我又站在你面前,请不要带走他。"教堂里的人为我们祈祷时,我控制不住、泣不成声。

三个月后,得知我是HIV阴性,我很高兴。但是医生告诉我,还要再等三个月才能确定。不管怎样,我和哈利又开始筹备婚礼。

托尼向我求婚,我告诉他去买本杂志读读我的故事,然后再考虑是不是还爱我。他回来了,告诉我还要娶我。我又说,"我不能生育,不能和你结婚。"

哈利反复说他仍要和我结婚,"我会照顾她,保证她在我的怀抱、在我们家里恢复健康。"

他回答,"孩子是上帝的礼物。如果我们能有,感谢上帝。如果不能,我会有更多的时间爱你。"我心想,"啊,听听这样的话!"我答应了他的求婚。

一天,我坐在阳台上,耳边是清脆的鸟鸣。我心说,"上帝,你怎么能爱小鸟、不爱我呢?"那一刻,我懂了,一天只有24小时,拉紧窗帘坐在那儿抑郁,谁也不会再给你24小时。没醒过味儿来呢,一星期可能就过去了,然后,一个月,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要难过、要思索,走过每一步。难过,直到你决心改变现状。思索,必须朝前走,如果只能爬,那就去爬。

几天后,我从镇静剂中恢复过来一些,我看着哈利反复道歉。我觉得是我让他失望了。有人说那都是我的错,为什么非要一大早出去?这话让我很受伤,但是家人和哈利一直帮我。

太冷了,睡不着,我说要不要再去拿床被子,但是哈利说他浑身没劲、动不了。奇怪的是,我也站不起来了。我们意识到一定出了什么事。哈利昏了过去,我也昏了过去。我记得自己醒过来,叫他。他有时答复、有时不答复。我挣扎着下床,忍不住吐了,这给了我一些力量。我爬到电话旁给邻居打电话,"出事了,哈利没有反应了。"

图片版权 TERRY GOBANGA Image caption 2005年7月,特莉和哈利结婚

再醒过来,我已经是在医院了。我问医生我丈夫在哪里,他们说他在隔壁、正在抢救。我说,"我是牧师,这辈子见过、经过许多事,有话明说吧。"医生看了看我、然后说,"很抱歉,你丈夫没有活过来。"

29天之后。

记住,坚持朝着命运给你的终点走下去。命运在等你,你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黎明,我们起床,我送她去搭公交车。回家路上,我看到一男子靠在车前边。突然,他从身后揪住我、拽着我把我扔到车后座,车里还有两个男人。这一切,放佛发生在一秒钟内。

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本该是一场很大的婚礼。我是牧师,教会里的人都会来,再加上亲戚朋友……未婚夫哈利和我都很兴奋,婚礼定在内罗毕诸圣大教堂办,我租了漂亮的婚纱。

图片版权 TERRY GOBANGA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