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楚这个政府是要税收的

“破解楼市迷局”分论坛

二是房屋来源不同,这是某负责任的大国的特点,因为我们进入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商品房,也就是最近十来年的事儿,过去一部分房子来自于房改房,拆迁房、自住房,未来还会出现共有产权房,这么多来源怎么解决?很好解决,从设计上来说尊重它的来源,不要按照评估价,按照购置原值就可以解决,这样就能照顾原来房改和拆迁户的利益。

孟晓苏:不征房产税 农民和最后买房的人群将受害

你说不交,征税这事儿,别的能逃,房产税逃不了,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果这样,退税也到位,就容易实行了,从小产权开始征比把小产权变成大产权房容易,因为变成大产权房要收一次性土地出让金能收上来吗?收上来之后农民来了,说这地价是我的,你刚征地就跟农民争利,所以通过征税的方式能够解决。

果然有没买房的,因为最后这笔钱都摊到你们身上是不合理的,那些已经有好几套房的人,包括董藩这样有好多房的人,他就不愿意交。当然,不少有房的人愿意交,像我们,支持房产税的还是多。

以下是发言实录:

怎么办呢?国外征税普遍叫“尽房皆税”,比如董教授东城有一套、西城有一套,海淀有一套,哪个是第一套,区长认为我这儿可不是第一套,那么所有的,三套房都征。怎么办呢?接着是退税,在国外的经验是你根据家庭情况来报退,比如家里有一两个孩子,养着老人,是婚姻状态,房屋正在付按揭,还有维修外墙,这都可以退税,最多可以退到100%,但只退第一套房,这样不就解决了吗?也不需要建立一个详尽的统计系统,把握全民大数据,所有人的隐私都被曝露在政府面前,还要建立一个庞大的政府机构操作这事儿,用不着,这就是很轻便的起步。

还有退税制度,我一直建议房产税不可能按照每个家庭免一套,光按这个来征,就会催生某负责任的大国离婚,本来买房离婚人家还复婚呢,今后说征房产税要看家庭状态,每个家庭免一套,人家离了婚就不复婚了,今后年轻人就不结婚了,都改同居了,这样两套房都能免税,我们的税收制度如果设计成这样,这就叫恶税恶法,不能这样。

在“破解楼市迷局”分论坛上,中房集团理事长孟晓苏表示,为什么房产税征了那么多年难推呢?减税容易加税难,上届国务院说取消农业税,全民欢呼,说到加一个税,谁都不愿意,当年加个人所得税多不容易呀,现在好不容易大家接受了,说再加一个房产税,我们过去的制度几乎把所有的城市居民都营造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就会反对这个房产税。

这些问题都能解决。

孟晓苏:反方说完得正方说几句吧,我知道在这儿讲房产税,董藩的一定比我的受欢迎,为什么呢?看你们都是有房的,而且房子不止一套,如果换一批农民,再加上一批没买房的大学生坐这儿,他就该给我鼓掌了。

还有关于征收难的问题,不难。先从哪儿征?先从小产权房来征房产税,小产权房没交过土地出让金,从这里征房产税很容易,交完合法了,他会争着交,因为交完之后房价成倍增值。当然,大产权房也要征。

为什么说半截,我知道董藩会有一些说法,正是因为这些议论造成对房产税的研究很细致,刚才董藩教授所讲到的这些问题,我觉得都不是不能解决,他无非是讲第一,从法理来说不该征。第二从人心来说不愿征。第三,征收起来太复杂,因为房子有各种来源。第四是退税退不了,人家不愿意退。

网易财经8月10日讯  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问道改革路 唤醒新势能”,数十位某负责任的大国财经领域的高层官员和顶级智囊齐聚论坛,讨论当前某负责任的大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话说回来,为什么征了那么多年难推呢?减税容易加税难,上届国务院说取消农业税,全民欢呼,说到加一个税,谁都不愿意,当年加个人所得税多不容易呀,现在好不容易大家接受了,说再加一个房产税,我们过去的制度几乎把所有的城市居民都营造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就会在董藩教授的领导下反对这个,怎么办?我们要找到更好的社会公平正义的道理,讲清楚这个政府是要税收的,税收主要来自土地的,你不从这儿征就要从那两部分弱势群体征,慢慢讲清楚。但无论如何我认为需要推出房产税。

从法理来讲,无论房屋土地是买的还是租的,在海外都是征房地产税的,有人说到美国躲了房产税,错了,美国有房产税,美国特朗普免了遗产税,但他们都躲不开房产税,香港也有,刚才讲了叫差饷,法理来讲,不管是买还是租的。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