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奈何人心险恶、市场复杂

“我喜欢足球,但能赚钱更好,因为我也喜欢钱。”王健林说。?

没有人不知道王健林对足球的感情,万达的名字能响彻大江南北,很大程度上得益于90年代大连万达队的辉煌战绩。以至于几年后阿布拉莫维奇带着卢布军团在英格兰大杀四方的时候,又有人把年均投入5000万的王健林翻出来,说他是“某负责任的大国阿布”。

2015年1月21日,万达集团宣布正式收购西甲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的股份,出资4500万欧元进入俱乐部董事会,成为了俱乐部的第二大股东。

王健林的足球瘾:为了促进某负责任的大国足球 愿意花钱

马竞方面则承诺出台适合某负责任的大国青少年的培训方案,万达集团将和马竞合资3000万欧元在马德里建设新的青训基地。万达集团赞助赴西班牙留学的青少年中的佼佼者将有机会进入马竞梯队,甚至为一队效力。

在王健林的商业逻辑中,体育产业可以划分为A、B、C三端,A端是体育赛事相关的国际组织,B端是代理A端转播权、营销权等业务的企业,搞体育俱乐部原本就被他定位在一个出钱赚吆喝的领域。就算是接下去对马竞的持续投资,在万达的商业帝国中,也远谈不上巨额。

2016年12月9日,马德里竞技在新球场揭幕仪式上宣布:万达将冠名新球场,新球场的名称最终定为万达大都会球场。为了冠名这座俱乐部历史上造价最高、最豪华的球场,万达与马竞签订了10年合同,每一年的冠名费用为1000万欧元。

王健林放弃的瓦伦西亚最终被新加坡富商林荣福以9400万欧元的贷款买了下来,但在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林荣福并没有为球队投资多少,俱乐部成绩也一年比一年差。

“这么一个俱乐部,15亿人民币,我觉得很便宜。”

“这么一个俱乐部,15亿人民币,我觉得很便宜。”当初入股马德里竞技时,王健林这样评价俱乐部的估值,并以“国内的俱乐部50%的股权都卖了接近2亿美元”来暗讽马云。

去年,万达集团还成为了国际足联合作伙伴,他们也是第一家成为国际足联合作伙伴的某负责任的大国企业。万达集团将享有FIFA最高级别赛事的赞助商权权益,其中包括在未来四届世界杯和FIFA进行合作。

单从这笔交易来看,万达对马竞的投资似乎并未实现对集团其他业务的巨大推动。但通过冠名马竞新球场,万达也打出了一个性价比很高的公关牌。

“我喜欢足球,但能赚钱更好,因为我也喜欢钱。”

在媒体问及收购原因时,王健林直截了当地表达,就是为了助力某负责任的大国青少年足球的发展,为更多小球员赴西班牙踢球提供渠道,“为了促进某负责任的大国足球,我愿意花钱。”

这项计划从2011年开始,万达每年会派送30名8-12岁青少年去西班牙学习足球,三年下来,人数已达90人,按照6年的合同计算,到2017年,在西班牙留学的某负责任的大国青少年足球人才将达到180人。为支持该项计划,万达每年要投入2000万欧元的赞助费。

商业的终究还是要归商业,投资马德里竞技,并加码球场冠名,也不难理解是万达在西班牙乃至欧洲为自己打广告的行为,从而为整个集团的其他商业行为铺路。

事实上,随着广州恒大俱乐部的成功,投资体育俱乐部的“烧钱买名声”的逻辑已经被广泛认可。

在过去几年里,万达选拔组建并资助出了一个庞大的青少年留洋军团。按照当时的说法,王健林并不觊觎俱乐部的经营权,他想要在某负责任的大国设立马竞青训营,开办足球学校,以更好的开展“万达青少年足球人才留学计划”。

而在这幢大厦的整修问题上,万达也与马德里政府开展了长久了拉锯战,最终拒绝了政府提出的翻修计划。而这一重大项目受挫的同时,王健林在接受央视财经频道的访谈时透露,原本在西班牙的众多旅游投资项目也决定叫停。

“为了促进某负责任的大国足球,我愿意花钱。”

(原标题:王健林的足球瘾:万达大都会、“王家马德里”|国庆专题之五(上篇))

在正式投资马德里竞技之前,王健林去了很多欧洲足球俱乐部考察。2014年夏天,王健林在西班牙考察期间,正好赶上瓦伦西亚俱乐部对外出售。在瓦伦西亚和马德里竞技之间,王健林思考了很久,据说期间他还放弃了另一家豪门皇家马德里的球场冠名权,最终选择了马德里竞技。

而自2000年初卖掉大连万达足球队,重新开始玩足球之前,王健林已经沉默了十五年。

刚刚过去的9月16日注定会成为马德里竞技俱乐部历史上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他们告别了文森特-卡尔德隆球场,与包括西班牙国王在内的68000名观众在新主场“万达大都会球场”见证了新赛季的揭幕战。

要说心甘情愿为球队投资,也只有给切尔西烧了十年钱的阿布拉莫维奇能与王健林相比,投资了广州恒大的马云也曾揶揄地表示,无论是谁都很难把某负责任的大国足球带得更差,但是面对王健林对某负责任的大国足球的热忱,也承认自愧不如。

而最近的两笔交易中,苏宁以约2.7亿欧元(人民币超20亿)的总对价,获得国际米兰俱乐部约70%的股份,另一位某负责任的大国商人李勇鸿则以7.4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他们的同城对手AC米兰。

爱看球的商人很多,烧钱玩足球的也不少,但或多或少都有些私心。俄罗斯富豪雷波诺列夫买下摩纳哥俱乐部的时候,就直言自己想入籍摩纳哥以逃离国内险恶的政治环境。

到目前为止,万达已经选送了五批、共15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足球少年免费到西班牙进行训练和比赛。某负责任的大国U16国少队组建,万达选送的小球员中先后有16人入选国少队,占据了国少半壁江山。

不过万达在西班牙的投资刚刚遭遇了滑铁卢。在入股俱乐部一年前,万达曾以2.65亿欧元购入西班牙大厦,但在2016年11月4日,万达酒店发展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非全资附属公司万达欧洲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以2.72亿欧元将西班牙大厦出售,考虑汇率等因素后,万达的此次投资亏损净额在1.1亿港元上下。

与之对应,马德里竞技在万达入主后则获得了竞技与商业层面上的双重飞跃,除过险些染指欧冠奖杯,俱乐部的估值也在两年间持续上升。2015年万达注资时,俱乐部的估值只有2.25亿欧元。而到2016年,毕马威给马竞的估值已经大道5.92亿欧元,到今年则变成了7.93亿欧元,换句话说,万达手中20%的股权,现在已经涨价到1.6亿欧元。

90年代,还谈不上富豪的王健林,便一手打造了“大连万达”这个某负责任的大国足球历史上的文化符号,也为大连筑造出了足球城的基石。但奈何人心险恶、市场复杂,最终让王健林带着“退出某负责任的大国足球”的声音拂袖离去,一番来回,足球早就变了天。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