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分享:一个“小散”的十年(大结局)

  不过接下来几个交易日里,大盘又开始惯性上涨,仿佛“528”的大跌只是牛市中的又一次快速单日调整。但是,我决心对持有1年多的宁波华翔、泸州老窖等所有股票进行清仓。

  首先就是整个大盘的估值太高了。截止6月1日收盘,沪深A股静态市盈率高达34倍,市净率4倍,这还是银行、高速等低PE板块拉低了整个平均水平后的估值。中小板静态市盈率达到89倍,市净率8倍,创业板就更夸张了,静态市盈率达到匪夷所思的146倍,市净率达到13倍。上述所有板块的估值全部处于历史最高区间。如果说个股市盈率在100倍以上,大概也许可能还真是因为大家觉得这家公司未来的成长性非常出色而给予高溢价,那么整个板块都这么高,就极不正常了。总不可能板块里所有的个股,家家都是腾讯阿里吧。市盈率这个指标对于个股也许不一定起作用,但用来测试市场整体的估值高低,那还真是屡试不爽。

  其次,本轮牛市的龙头股出现集体后继乏力的态势。国企改革龙头某负责任的大国中车,在重组停牌前就已经出现高位巨幅震荡;6月8日复牌后涨停,但第二日从涨停开盘到几近跌停收出大阴线,次日继续跳空低开向下,走势相当难看。创业板龙头“东大同”也没有再创新高,乐视网出现巨额减持事件。龙头股的走熊,意味着最疯狂、最热情的那股资金,开始出现退潮,具有强烈的警示作用。

  最后就是获利盘累积得实在太多太多了。6月初因工作需要,我去参加一个培训班,班上很多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应届毕业生。下课之余,同学们都在激昂慷慨地讨论着股票。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后排的一个年轻人,说自己3月份携10万资金入市,至今已有18万。和他闲聊,发现连股市一些基本概念、术语都不怎么清楚。在这个人人都挣大钱的盛宴上,我决定起身走人,以免留到最后要买单。

  清仓后,我同时屏蔽了微信、QQ上所有的股票聊天群。饶是践行价值投资2年有余,但我依然害怕周边火爆的气氛会吸引我重新动手买股,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做个聋子算了。从清仓到股灾发生前的那段日子可真是难熬,周边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行情,都在赚钱,只有我一个人清仓,实在是一个异类。逆向投资说说容易,实践起来却是反人性的。

  6月15日周一上证指数跌102点,次日跌破5000点整数关,恐慌气氛开始加剧。17日短暂反弹后,18日、19日两天居然狂跌10%,个股普遍跌停。到了周末,各种小道消息充斥坊间。国家准备救市,暂停查处违规配置,央行要降息降准,外资阴谋做空,谁谁谁爆仓跳楼,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喧闹的盘面下是各个不安的心情。总之就是这样,当暴跌刚开始的时候,人们总是希望能找到一只替罪羊,希望国家队能天降神兵,但最终会发现,希望代替不了现实。23日周一开盘后,大盘反弹了两天,到了6月25日,形势又急转直下,场内的投资者各个都急着出清股票,酿成踩踏事件,形成了恐怖的杀跌。一直到7月8日,几乎每个交易日都有数百只股票被死死地打在跌停板,流动性几近枯竭。前文提到的高溢价的分级基金B,由于母基金净值的快速下跌,面临下折,许多持有的不明就里的投资者一个交易日内市值减半,损失惨重。就这样,短短17个交易日,大盘从5100点一口气跌到3400多点,大部分个股遭遇10个跌停。7月9日,A股出现了千股停牌的奇观。

  虽然我曾经历过2008年熊市一年70%的暴跌,也经历过2010年至2013年漫长的阴跌,我也知道,指数的疯狂上涨终究要以一场大调整作为修复,但市场以这样一场暴跌的方式出现,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认知。不,应该是远远超出所有参与者包括管理层的预料。继“关灯吃面”之后,“千股跌停”这一新成语也被发明出来。如果这段时间一个投资者持有股票不动的话,那么不到一个月内市值将跌去70%。市场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吞噬了绝大多数投资者一年的利润,无数的财富灰飞烟灭。

  现在,距离这轮股灾快两年了,但我相信,凡是亲身经历过的人,都会毕生难忘。

  金钱永不眠

  2015年6月中旬的这轮股灾,让我笃信牛市已经结束。也许还会有反弹行情,但我决心不再参与,空仓观望。能够保住牛市绝大部分的利润让我心存感激,再者我也深知,我无力预测市场走势,实在不能把握反弹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一直到2015年11月,证监会恢复IPO,我才买入农业银行等波动小的股票当门票参与打新,以期为收益锦上添花。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