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研究生辞去4800元体制内工作 打7份工北京买房

  清华研究生辞去4800元体制内工作,打7份工北京买房,做跳出围城的“新北漂”

  前段时间一直弥漫着“北京不要我了”的声音,多少人被房价逼得大喊“这是最坏的时代”。但当真离开北京就一切安好了吗?没离开的清华男,又是怎样生活的呢?

  1、苟且的诗和苟且的远方

  2015年,我从清华经管学院研究生毕业。当时还满身的书生气,想着“做人要讲情怀,得脱离低级趣味,不能总想着钱”。

  然后我选择留校工作,职位是校长办公室的行政人员,还拿到了集体户口。看起来还不错是不是。不过2015年研究生毕业我的拿着4800工资的我生活在帝都,一没房,二没钱。

  我的校友们,月薪2万以上的大有人在,但我并不羡慕他们,我想着自己是要干大事的人。所以那会儿就盘算,能不能被派到基层,接受锻炼,在艰苦的地方干出成绩来。而且基层生活费用要比北京低得多。

  但不出校门,就不知道被社会打一巴掌有多疼。

  接下来我没去成基层,反被借调到某部委,可别说我的工资没涨,连一分钱补贴都没,当年我在某公司实习,每个月还有400块交通费。

  该部委是早八点上班,跟学校的距离实在太远,我就琢磨着在附近租房子。租房的时候房东直接问我:“你一个月挣多少钱?”我说:“4800。”他说:“别谈了,你租不起,我这儿的房子一个月最低5000。”扭头就走。

  你看,社会就是这么现实,人家都不会浪费时间跟你多说一句话。没有什么比银行卡余额更“温暖”的了。

  租不起房的我只能住在学生宿舍。每天五点多起床,路上折腾两个小时,白天累个半死,晚上回去算小账,发现自己过日子钱都不够。

  所以我现在看到网上说公务员油水足、清闲的帖子,就直恨的牙痒痒,那些像我这样工作的公务员并不在少数。

  马斯洛讲人有五层需求,我当时面对的问题是,本想着脱离低级趣味,却天天得和它们打交道,照照镜子,原来在理想道路上的我,竟寒酸得像吃不饱饭的杨白劳。

  这种穷日子让我每天都疲于生活琐事。

  我这边想着怎么做好项目,那边告诉我“你洗澡卡没钱了”;

  这边我正要跟同事商量如何优化任务,那边告诉我“对不起,您的电话已欠费。”

  都说“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是请记住,如果穷到一定份上,“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苟且的诗和苟且的远方。”

  但我毕竟是有理想的人,心想,可能就是考验我的时刻到啦。当时我就念了两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然后就挤着地铁,开心的去上班了。

  不过光念诗只能顶一阵儿,一旦面包都吃不上,我还怎么搞思想上的自我革命。所以,我想了想,要在工作之余赚钱。

  2、你在机关干十年,就是我这样

  我是实干派,打定主意赚钱后,就开始探索各种可能,还算幸运,因为学校的牌子够硬,我个人也算学有所成,开始设计课程,并在一些机构讲课,后来尝试了写稿、编剧、企业营销顾问等工作。

  当时的我,上班服务领导,下班服务甲方,曾经同时给七家公司干活。当时的我,用体制外赚的钱,养活了在体制内的理想。那时我觉得,为了理想,“不给钱也行,甚至倒贴钱也认”。

  我以为赚的钱终于撑起了理想,但“堡垒从内部攻破了”。

  当时的理想,败给了理想本身。

  公务员系统对人的最大挑战,在于这里是戒急用忍,按部就班的工作日复一日,不需要太多的创造力。这对于个性张扬,喜欢创新的我来说,是毁灭性的折磨。

  有回我跟单位的老哥,组织一个大型活动,精心筹划,加班加点,还拜请学校的教授作指导。最后却因为外部因素叫停,全打了水漂。

  20多岁的我实在有些受不了,心中满是愤懑。再看那位老哥,他一脸淡然地对我说:“你还是年轻,我都习惯了。”

  我赌着气说:“哥,我习惯不了。”老哥微微一笑:“你在机关干十年,就是我这样。”

  “你在机关干十年,就是我这样。”看着他憔悴的面容,高高的发际线,规范但刻板的衣着,我的心里开始有了恐慌。

  我的理想是10年后干出事业,而不是10年后跟现在一副模样。辞职,说啥都得辞职。

  3、赚钱,能让人做二次选择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