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赚40% 连续20年!霍华德马克斯对话华尔街“老妖”(2)

  霍华德:乔尔,你刚才讲到了以远远低于价值的价格买入,这是安全边际。你认为这是价值投资的核心吗?你觉得是否有必要展开讲讲,还是记住这些就够了?

  再补充一个问题,你刚才讲到了你岳父岳母的故事,你认为他们不寻找下一个毕加索是对的。你觉得投资成长股是寻找下一个毕加索吗?

  格林布拉特:有这层意思。我对价值投资的定义是弄清楚值多少钱,然后在很低的价格买入,与低市净率无关、与低市销率无关。

  罗素、晨星等机构,还有很多人,觉得价值投资者就是看市净率、市销率投资的。按这样的划分标准,我不算价值投资者,也不算成长投资者。别人说不好我们算是哪一类。

  正如巴菲特所说,价值和成长说到底是一回事。公司的长期成长性是其投资价值中的一部分。

  价值和成长的界限并不像罗素或晨星等机构划分的那样泾渭分明。或许价值股成长性较低,成长股成长性较高。划分是人为的划分。我就是找便宜的好公司。

  本·格雷厄姆说了,研究明白值多少钱,在很低的价格买下来,在二者之间留足安全边际,价格和价值要相差足够大。

  沃伦·巴菲特是格雷厄姆最杰出的弟子。巴菲特对老师的理念稍加改进,后来成了全球首富。巴菲特说得很简单,要是在便宜的价格能买到好公司,那就更好了。好公司的好包括它的长期成长性。

  我是逐渐获得这个认识的。在我投资的第一个10年里,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我越来越倾向于按沃伦·巴菲特的方法投资,他找的是又好、又便宜的公司,成长性是好公司的一个特征。

  

  4、买廉价股是行得通的单纯是“便宜就能赚钱”

  霍华德:我们知道,巴菲特早期不是对好公司很着迷。他是从捡烟头开始的,他初期关注的不是质地,只看重是否够便宜。他的风格后来发生了转变。

  格林布拉特:没错。在沃顿读研究生时,我和几个同学一起研究了买入廉价股的策略,写成了一篇毕业论文,后来在《Portfolio Management》期刊上发表了。

  我们研究的是NetNet,买入低于清算价值的股票。我们的研究表明,只要买的够便宜,能很赚钱。沃伦·巴菲特早期就是这么做的。

  可是我们为什么逐渐倾向于定性呢?

  举个例子,我们找到了一只股票,值10块钱,价格是6块钱。很便宜。问题是,我们没有这家公司的控股权,它的生意还不是好生意。

  时间长了,我们的安全边际可能越来越小。因为没办法控制公司的资产,原来的10块钱可能变成8块钱。

  我个人认为,要寻找10块钱可能变成12块钱的公司,让我们的安全边际随之增加。在我认为具备成长性的情况下,我可以在安全边际上做些让步。

  话说回来,买廉价股是行得通的,单纯是便宜就能赚钱。我毫不反对这种投资方法,只是它容纳不了大资金。

  现在巴菲特管理的资金规模大概是1000亿美元左右。他想投资50亿买一只股票,然后转手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很难找到这么大体量的交易对手。规模太大了。

  大概2000年的时候,他说“给我100万美元,我每年能赚50%”。100万美元的规模,有很多机会可以抓。资金规模越大,投资机会越少。小资金在投资中不受限制,所有公司可以随便挑、随便买。

  巴菲特现在只能从300只大盘股里挑选,小规模的投资对他的资金量没意义。在座的各位在特殊情况投资中可以尽情选择。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