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赚40% 连续20年!霍华德马克斯对话华尔街“老妖”(3)

  我的很多学生都问过我一个问题。五六年来,几乎每年都有人问。我的学生和我说,你年轻的时候,做投资比较容易。他们没直接说我已经老了,只是说我年轻的时候。

  霍华德:很含蓄。

  5、买指数基金? 懂得估值,主动投资也行

  格林布拉特:我承认自己老了。

  总之,学生们觉得我那时候投资更好做。我入行的那个年代,没有现在这么激烈的竞争,没这么多对冲基金、没这么多计算机的参与、没这么多高智商的人从事投资。

  我以前和霍华德聊天的时候也说过,我入行做投资时,股市在过去的13年都没涨。那时候股市不吸引人。

  我的学生说,你当年做投资容易,现在肯定难了。你还那么傻,竟然写书讲投资,现在别人也都会了。我觉得和我写书关系不大。总之,学生们说他们做投资更难了,我那时候投资好做。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我讲了两个方面。

  ★ 资金多了,流动性受限,很难做特殊情况投资,抓不住小机会

  第一,有些人擅长做特殊情况投资,他们在人少的地方投资,在清算、重组、拆分中寻找机会。

  他们中有很多人受流动性的限制。沃伦·巴菲特早期的时候做这方面的投资赚了很多钱,但是后来他规模大了。

  有些人特别擅长分析公司,在人少的地方找机会。我问我的学生,你们知道这些人后来怎么样了吗?后来这些人赚了很多钱。

  结果他们的资金规模变大了,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投资了。所以说,总有新人可以进来,捕捉可以容纳小资金的机会。

  不引人注目的小机会还是有,但从前在这些小机会中做得好的人,已经赚不了这个钱了。新人进来则有很大空间。

  ☆ 反对有效市场理论。懂估值,主动投资就行得通

  另一个方面要从大环境来看。我们知道,有效市场理论还是大行其道。有效市场理论告诫人们主动投资行不通。

  不是连沃伦·巴菲特也建议买指数基金吗?我认为,这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对的,大多数人不知道怎么给公司估值。

  我反对有效市场理论。我是这么和我的学生说的。

  我的学生大多数是20多岁的年轻人。我对他们说,咱们回到你们10岁左右的时候,从那时起,可能你们就对股市略有耳闻了。

  我们看看那时全世界最受关注的股市,没错,是美国股市。

  我们再看美国股市中最受关注的股票,没错,是标普500成分股。

  我们看看,从你们10岁起,这500只股票的情况:

  从1996年到2000年,标普500翻倍。

  从2000年到2002年,标普500腰斩。

  从2002年到2007年,标普500翻倍。

  从2007年到2009年,标普500腰斩。

  从2009年到现在(2015年),标普涨了三倍。

  我说这些,就是想说,人的疯狂没有改变。

  其实还不止如此。标普500是包含500只成分股的平均指数。标普500指数中存在巨大分化,有些受人们追捧的成为热门股,有些被人嫌弃的成为冷门股。

  个股的波动远比指数剧烈。人们总是有喜好和厌恶,被人们追捧和遭人厌恶的股票有天壤之别。在指数的平均值背后,喧嚣从未停止。

  既然如此,本·格雷厄姆没有过时。格雷厄姆告诉我们,这是公允价值,市场价格是这样的。价格围绕公允价值波动。

  我们实事求是地给公司估值,实事求是地做投资操作,可以在价格低于价值时买入,有时还可以在价格高于价值时做空。

  每次在第一堂课上,我总是向我的学生做两个保证。

  第一个保证,我保证,如果他们把估值工作做好,一定会得到市场的认同.

  我就是没告诉他们会是什么时候。可能两三个星期,也可能两三年。但是我保证市场会认可他们的估值。

  我们由此可以得出一个强有力的推论。

  我告诉学生们,只要他们估值工作做好了,在90%的情况下,在两三年时间内,市场一定会认识到一只股票的价值。要是做一个包含若干股票的投资组合,平均下来,市场认可估值的时间会更快。

  各位能明白,我的保证和推论有多大的威力。把工作做好,市场会给我们回报。

  人们跑不赢市场,不是因为市场有效或接近有效,不是因为市场不受情绪影响,恰恰相反,市场非常情绪化。

  跑赢市场是能做到的。人们为什么跑不赢呢?可能是机构受到种种束缚,原因很多,但绝对不是因为市场价格有效。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